斗罗大陆之光暗双翼

报仇,沉睡

    暮安强忍着心里的痛苦:“那害我母亲的那群人呢?”魂圣:“我们根本跟踪不了他们,他们的实力比我们强太多了。”这时霍雨浩醒了过来:“哥哥哥哥害我们母亲正是伯爵夫人”霍雨浩显然听到了刚才说的话。“什么”众人和到,暮安:“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要报仇,报仇!”暮安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眼已经布满血丝,手指夹已经深入肉里,说完就冲了出去。

    月颜:“暮安,不要冲动,哎呀这孩子。”月颜也跟着冲了出去,暮安:“可是现在不知道那群人在哪?”突然,暮安的第三只眼睁了开,发着亮光“原来他们在星斗大森林。”,“圣翼”随着这双翅膀的出现暮安的样子也发生了变化,不过不同的是他长到了一米七,黑色翅膀的光芒也越发强烈,乐颜出来的时候暮安己经飞走了,“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但是他又怎么可能打得过封号斗罗呢。”

    这时候雨浩和穆老和言少哲都出来了,言少哲:“我们也快儿跟上去吧!”,“等一下!”一位中年大叔突然出现,这不正是之前的自由之神吗?

    感受到力量上的压制,他不可能不知道这是谁,“不知神衹大人有什么事?”玄老说道这里他年纪最大,最有发言权,自由:“你们带上这困神阵,和千年寒冰,我知道你们心里有很疑问,但现在不是时候,我们要赶紧找到暮安,路上我会向你们说明。”在路上他们也知道了在他们面前都只是自由之神的分身,由于神不能插入外界的事,所以只能派分身过来。圣翼其实就是暮安的生命,总有一天暮要在“光明和黑暗”之间进行选择。

    看看他究竟走哪条路,有了光明才有了黑暗,有了黑暗才有了光明,光明和黑暗永远不能共存,对别人来说这是永远不变的法则,但对于暮安安来说法则就是用来打破的。

    星斗大森林中围,两位略为年轻的年轻人你看他们年轻,其实他们有五六十岁了,其中一位较胖的人手说:“我们还要在这破地方呆上多久啊?”另一位较成熟:“如果不是你做事不小心,我们又怎么会被伯爵夫人抓住把柄,任由她差遣?”。

    :“我这也是不小心的你就别报怨了”这两人便是当今的九十级阳盛斗罗刺天,和阳春斗罗刺阳,那位胖点的就是阳春斗罗而那位略为成熟一点的便是阳盛斗罗,至于他们俩叫这个名字是有原因的,其实这两个人本是,平凡的一对兄弟,后来他们在一个山洞一本秘籍于是他们并开始修练这本秘籍,没超过两个月,便真正提高了25级,就算是当年的唐三先祖做不到。

    可是越到后面就越难提升,后来他们就发现,只有女人才能提升他们的修为,他们的称号也是因此而来的。

    可是90级以后他们在修炼那本秘籍就没有了什么用,但是体内的阳刚之气,反而越来越充沛,也因此需要女人来发泄,就在前几年他正在发泄的时候秘籍掉了不小心出来,而一幕刚好被伯爵夫人看见了,于是伯爵夫人便找到了被他轻薄的那位女人。便用这本秘籍还有女人来威胁他,如果不听从他的话,他就会上报给史莱克学院。

    到时候不用她出手,史莱克学院的人自会解决他们。于是便产生了现在的情节。

    “终于找到你们了”一位帅到不像话的男子说到这不正是暮安吗?刺天恭敬的说道毕竟特意找到这里,而且还是找他们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感觉找他们一定是实力比他们还要强大。

    :“不知阁下有什么事?”暮安面无表情的说:“当然是为了杀了你们”刺阳嚣张的说道:“小子,你算哪根葱你敢这么对我们说要知道我们可是……”话还没说完,他的尸首已落地。

    一秒居然秒杀了一个封号斗罗,任何人恐怕都无法相信,现在的暮安并不是真正的暮安,真正的他已经陷入了沉睡,现在操纵他的身体的,(要保持神秘,所以先不说)。刺天强作镇定的说:“为什么阁下无缘无故要杀我们。

    ”暮安:“无缘无故你们为什么要杀那个了妇人?”刺天早知道杀那个霍云儿会引来,这么大个人物早知道死也不杀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暮安:“好了,准备受死。”突然一阵白烟将穆安笼罩起来“什么人?快出来,别装弄鬼”突然暮安脚下出现四个方向的法阵,这不正是困神阵吗?玄老,言少哲,月颜,自由,站在法阵的四个边上,玄老“:暮安,你快清醒一点,别被他所迷惑了。”

    暮安:“迷惑?我可没有被迷惑,我现在做的正是我想做的事。”玄老:“执迷不悟”暮安:“区区小阵怎么困得住怎么可能发阵正在吸收我的力量。”自由:“赶紧把身体的主动权交给暮安。”

    慕安发现了霍雨浩。霍雨浩,吓得摔倒了,暮安想都没想就把霍雨浩吸了过来。“你们要如果还要执行法阵休想让这个孩子活下去了。”

    玄老他们也开始变得犹豫不决,自由:“大家继续,不要管”现在自由之身在赌,能不能堵到暮安的灵魂,因为唯一能刺激到暮安的就只有他的。亲人,朋友,暮安有些慌张的说:“你们难道真的不顾他的死活了吗那好,那去死吧!”没安徵了,动手掐死会好的时候。可是他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动不了。他是想到真正的暮安在操纵身体,“就是现在”自由喊道法阵开始收缩千年寒冰也开始变大把暮安吸了进去。